2017-06-07 19:43

如何控制和降低冷库的经营成本


 
 
娜娜说别人老板涨了工资,她让我问张老板。想问开不了口,不问又心里难受。钱是老板身上的肉、血管里的血,尽管那三五烟像井水一样冒着花不少钱,张老板从没眨眼过,大哥大花钱再多他也每天腰里装着。就是给我们那二十块钱涨不上去。我对娜娜说,别急,这事要等时机,那天他高兴了问一下。还要那媳妇不在场,媳妇经常收钱笑眯眯的,一旦我们领钱总是推推脱脱。有一天看张老板醉醺醺的回来唱着歌,我试探性的问,“张叔,能给我们涨二十块钱工资吗?”张老板声色俱厉的问,“说啥?”我又小声地说:“别人工资都涨了,那妮子说的。”他从老板椅上站起来,似笑非笑的说:“要三条腿的蛤蟆没有,两条腿的人多的事,你俩个谁想走说,正好二舅来了。”一听说要辞退一个人,那语气里没有让步的成分,我是那么尴尬的对张老板说:“不涨了不涨了,让我俩都留下吧!”对于一个没社会关系的女孩子来说,工作还真不好早。我吞了那口气对自己说快年底了,还了两千块钱再说。娜娜也后悔出主意让我提出涨工资。
 
 
库房很远,每隔几天都要转货,我和娜娜轮流坐着柴油三轮车带着装卸工去转货。我在街道看见了最不想看到的人黑娃,他穿着一身警服,领着一位时髦的姑娘。他没看到也想不到我从他身边擦肩而过,我对他没了刻骨铭心的恨,也没有了那怕一丝丝的爱。深深地把那一段想起来可笑的恋情掩埋了。也不由得问自己,小燕,二十二岁的人了,该考虑婚事了想过没有?娜娜夜里和我睡在一起也轰轰烈烈的策划她美丽的人生,想在二马路找个老板的弟弟或者亲戚也行,慢慢谈着,慢慢干着,机会成熟了两个人也单干当老板,毕竟熟悉这生意行当的渠渠道道。我也觉得她的计划可行,没有梦想哪来的成功。甚至埋怨自己就知道认真干事,也不想想自己的人生路何去何从?可惜人的想法总是很难实现的,就在我为娜娜的想法喝彩时,老板张百万提出了辞退娜娜,我惊讶地问咋啦?为啥?张老板拿着梳子梳着那本来就打了摩丝光溜溜的头发,阴冷地笑了下说:“还背后让你给我说涨工资,啥东西。”我不解地看着张老板,不知他为什么要这样的口气说一个女孩子。娜娜被辞退了,我异常难受的把她的被褥给她牢牢地系在她的自行车上,如何控制和降低冷库的经营成本眼看着年底了娜娜走了。
 
 
娜娜依依不舍的推着自行车慢慢地离开了二马路,那一瞬间我有一种言不尽意的悲伤,一个农民的孩子,一个没有文化没有技能的孩子尤其是女孩子,要想在这个县城里得到成功,唯一的出路就是靠嫁人改变命运,除非你是一个很有天赋的女孩子,你可以靠你的智商去改变自己的人生,但资本也是一很大的难题,你不得不去走捷径。我那一刻想得最多的是自己,有一天离开了二马路,和娜娜一样的离开了,我将又去何方?娜娜走了,夜里连个说话的人也没有,白天摆样品也是我一个人抱着纸箱子来回的进进出出,到库房转货成了我一个人的活,他二舅把钥匙给我眼前一放,像个二掌柜一样的说,燕子叫一辆三轮拉货去。我无奈的拿起钥匙,坐在油味很大的三轮司机身旁,对那一群穿着黄大衣的装卸工一招手,就有一个叫马利的人站起来,要么有人大喊着,马利你燕子姐叫你哩!其实马利比我大得多,他一直是个单身,家里环境差也没姑娘看上他。我为了让他收费便宜,给张老板省几块钱,总是撒谎说给马利介绍对象,好多次只说不行动后马利生气了,抱着纸箱子使劲向地上丟,仿佛和纸箱子有仇。他不好意思提涨钱的事,就借题发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