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-08-24 18:44

湖水的倒映下与岸边的窈窕垂柳自成一景


 
  
  后天就要去L城了,L城属于广西,离河南很远,差不多近三千里地,这一去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,李飞知道,去“那些人”呆的地方,是有一定的风险的,自己早在十年前就领教过,唉……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了,又让自己给碰到了。这传销真的就像身上的一个頑疾,总是时不时地折磨你一下子!
  
  本来L城是个美丽如画的南国都城,却因为有那样的一帮人在那里搞传销,让李飞对L城有了个不好的印象!
  
  今天正好是星期六,儿子不上学,李飞想好好的陪陪儿子。自己一直以来只顾着忙碌饭店的生意而忽略了儿子的成长,明天就走了,得有好长时间看不到儿子,他想满足一下孩子,同时也是满足一下自己的心理,也好让在自己走之前给儿子留一个好父亲的印象。
  
  中午饭店下班的时候,李飞安排了一下值班人员,然后开出斯巴鲁,张凡,儿子上了车,一家三口一起向古城南湖驶去。
  
  古城南湖的前身是古城的南护城河,开始的时候没有这么大,这么宽,后来随着国家的改革开放,到处兴建土木,一些人便顺着南护城河挖河取土,烧砖建房。这护城河被挖得越来越大,时间久了,变得越来越宽,一到夏天雨水季节,被挖的地方积的水和南护城河连在一起,远看去就像一个不规则的人工湖。九十年代初期,商丘市争创三优杯,当时的商丘县委书记〔那时的商丘县还没有划分成商丘市的一个区〕董**一纸命令将南护城河加深加宽,然后在河边砌上护坡石,再蓄满水,河岸边栽上垂柳,就变成了现在的样子,连名字也改成了南湖。如今的南湖确实是个风景游览区,湖里有游船,有钓鱼点,湖中心还有几个小岛,上面建的房子全是仿古的,挑脊挑檐几重檐,上面还有或站或卧的飞禽走兽,远远望去在。环着南湖的方圆几平方公里的地方被修建成了公园,公园里有林荫小道,除了这林荫小道尽是些绿化树木,诸如玉兰,桂花,银杏、枇杷……还有好多叫不上名的名贵树木。
  
  诚然,南湖成了这一带人休闲时的好去处,李飞驾着斯巴鲁找了个空地方停了下来,三人来到南湖公园,里面有一个游乐园,儿子每次来,总喜欢玩一个什么野外探险的游戏,李飞来到野外探险的院外买了票,放儿子进去,自己和妻则在外边看着他玩,儿子进到里面立马变得活泼起来……
  
  看到玩得兴致勃勃的儿子,李飞和张凡都显得很开心。
  
  “你准备好了没有?”妻问。
  
  “准备好了,L城那里天热,也没有带多少衣服。”
  
  “我说的不是这个,我说的是你心里准备好了没有?”
  
  “心里?”李飞扭过脸来看着张凡。
  
  “其实,我也知道,这次本不该你去的,王健没有哥哥也没有弟弟,我这边就我们姐妹三个,家里没有男孩,我爸的身体也不好,再者说就是他身体好能去我们也不放心他去,这么远的路,这么大的岁数,去那种地方,他要是去了我们不还是把心都跟过去了!哥,这次辛苦你了!”虽然他们结婚都差不多快十年了,但是张凡还仍旧叫李飞叫哥,有的时候在人前喊,别人还以为他们是兄妹俩呢!
  
  “说什么呢,还不是应该的吗!”自从以前在一个酒吧偶然结识,两个人就一见如故,随着以后慢慢的发展,成了恋人,结了婚,有了孩子,这之间,虽然有时也和大多数夫妻一样有过争吵摩擦,但大部分的时间夫妻两人还是比较和睦的。李飞知道,能娶到这样的一位好妻子是自己的福分,现在妻子家里面出了这样的事,自己不挺身而出,也说不过去啊!
  
  差不多一个多小时过去了,张凡知道李飞不怎么喜欢这样的地方。李飞是个喜欢静的人,没有事的时候,总是喜欢一个人宅在屋里泡上一杯茶,拿起一本自己喜欢的书慢慢地品鉴。
  
  张凡把儿子叫到身边,儿子还没有玩够,不想走,张凡只好说带他去吃德克士,小家伙才答应跟她回去。
  
  晚上,饭店打了烊,回到家中,夫妻二人躺在床上,张凡侧躺着身子捉住李飞的一只手把玩,“你这次去那边,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。会不会想我?”
  
  “你说呢?”李飞反问。
  
  “我说你不会想我。”张凡听到李飞的反问而不是正面的回答,有些失落,丢开李飞的手,翻了一下身,给李飞一个后背。
  
  “凡凡,怎么了,不满意了”
  
  “我怎么敢不满意,你现在是有功之臣,小女子敢有什么不满意!”
  
  “既然我是有功之臣,还不把有功之臣伺候舒服了!”李飞说着,从后面猛地抱住了张凡,把她压在了身下。
  
  这一夜,李飞好似有用不完的劲儿,一次又一次地和张凡缠绵。
  
  天亮了,夫妻二人都起来了,张凡做了早餐,然后开车送儿子去学校。李飞又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行李,好多年没有用过拉杆箱了,这个拉杆箱还是自己上大四那年买的,根本就没有用过几次,跟着自己快十五年了!
  
  “滴滴”两声,妻子送儿子回来了,九点多的火车,是该走了。李飞提着拉杆箱下了楼,放到车上,张凡从车的工作台上拿了个小塑料包递给李飞,
  
  “什么啊?”李飞看着塑料包没有接过来问到。
  
  “我刚买的几种药,分别是治感冒的,坏肚子的,皮肤过敏的,还有两盒阿莫西林!在那边不一定能买到,听说外边的药又贵又治不好病,先预备着吧!”
  
  “哦,好!”李飞听张凡如此说,接过了塑料包,妻子还真是个细心的女人!
  
  车子启动了,张凡开着车,右转弯一调头,斯巴鲁顺着神火大道往南驶去!
  
  到了火车南站,两人从车子里出来向进站口走去,张凡拿了李飞的票买了张站台票,来到候车厅,不大会开始检票了!
  
  夫妻二人一路小跑找到了李飞所坐的那节车厢。
  
  “在那边多个心眼,注意自己的安全!”
  
  “我知道,你先回去吧。”
  
  “我不走,就想和你多待一会儿。”张凡环住李飞的胳膊说。
  
  “都老夫老妻了,别人笑话”
  
  “不管啦,随便谁笑话去!”
  
  “上车了,上车了,赶快上车了,车就要开了!”列车员在催促着旅客。
  
  “车要走了,你上去吧,”
  
  李飞上了车,站在车厢门口。
  
  “嗯,饭店的事我都安排好了,我要是长时间不回来的话,按月给他们发工资,晚上注意门窗!”
  
  “知道了,你到地方给我来个电话,注意安全。”
  
  车启动了,李飞隔着车窗玻璃向张凡挥手。张凡也红着眼圈挥手回应,火车渐行渐远,很快地变成了一个小黑点,直至在张凡的眼睛里完全消失。
  
  开车的时间是上午9:38,李飞本来是想买高铁或者动车票的,无奈没有这样的车次,后来只好买了张卧铺,还好,是下铺!
  
  刚一进到这节卧铺车厢,李飞还以为走错了地方,怎么卧铺车厢里也能让没有座位的旅客进来!当他看了看车厢上面的那个大大的12时才知道没有走错,自己的车票就是12车厢的。
  
  车上的人也真是多,自己所在的卧铺车厢里不但铺铺躺满了人,连窄窄的走廊里也都挤满了。有的直接坐在自己的包上,有站立着的,也有倚在车厢上双手抱着膀子微闭双眼的。
  
  走廊里已经没有了下脚的空,李飞双手将拉杆箱举过头顶,一步一步地向里面挪动,自己的床铺在中间呢!好容易到了自己的下铺,一看,上面躺着个人!是个老头,“喂,这位老师傅,这是我的床铺,”
  
  “这个大兄弟,我爸的卧铺在上铺,可是你看我父亲岁数大了,腿脚有些不灵便,你能不能行行好给我们调换一下?”李飞一看说话的是一个四十岁出头的大姐,两眼祈求目光望着自己,心想,谁出门不会碰到难事啊,就说:“可以,可以,你们是去哪儿啊?”
  
  “L城。”
  
  “哦!一个地方。”
  
  “这位兄弟,你去哪儿啊?”
  
  “我也是L城。”
  
  “哦!我们同行。”那女子高兴地说。
  
  上车的人在一阵阵的喧闹后慢慢的安静了下来,他们安排好自己的行李,有卧铺的早早地躺了上去,没有卧铺的也慌忙地抢到了窗户下的小折叠椅来坐,什么都没有的就随便找个适合自己的地方或站,或靠。
  
  李飞也爬上自己的上铺,将拉杆箱放在脚头,拉过被子垫在自己的头下,则把自己的夹克衫脱下来盖在自己的身上。到L城有将近20个小时的路程呢!这么长的时间怎么度过?
  
  听着火车细微的行驶声音,李飞看着头顶上乳白色的车顶,陷入了沉思。这次去L城,如果一切顺利的话,当天就能返回,如果不顺利的话,什么时候能回到河南,只有天知道!
  
  过了差不多两个小时的时候,车上骚动起来:“啤酒饮料矿泉水,香烟瓜子火腿肠。”列车上的售货员推着小铁皮车过来了“挪一下了,小心脚喽!”随着小推车的临近,在走道里临时委身的人们站起的站起,转身的转身,抬脚的抬脚纷纷让路,顿时走道空出一条小推车勉强能推过去的空挡。小推车走后,人们三三两两有开始吃东西的,水果,烧卤,面包,泡面……一时间,车厢里充满了各种食物的味道!
  
  李飞起身,从拉杆箱里拿出一盒泡面,几根双汇王中王,然后下去接了开水泡了,放在过道的小桌子上。正是吃饭的时候,自己也有些饿了,早上的时候因为心情激动,也没有怎么吃早点!
  
  李飞站在两张床铺的中间向窗外望着,车的速度很快,车窗外的景物迅速地向后移动,窗外遥处可见一垄垄的小麦苗,青青的,也有还没有来的及刨收的红薯,被寒霜肆虐过的叶子不再绿油油,而变得乌黑巴秧的。
  
  李飞端起桶面,喝了口汤,身上立时暖和了起来,冷天出门真是受罪,车厢里虽然放着暖气,可却感受不到一丝暖意,怎么能给自己家里的暖气相比!所幸,这次去的是南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