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-08-24 19:07

喝白兰地的人 身上肯定有故事!


 
  『九』
  
  “这位帅哥,一个人喝闷酒呢?”一个轻柔的声音从李旭的身后飘来,李旭扭头一看,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女子凝望着自己。此女身高目测最少有一米六八,身材苗条,匀称,一头浓密乌黑的长发随意地披在肩上,丝丝缕缕都热辣的迷死人,又黑又长的睫毛,魅惑的眼神,在酒吧特殊灯光的映衬下无时无刻不透露出万种柔情!
  
  “闷酒?才不是呢!洒家心情好着呢!”李旭道。
  
  “有什么高兴的事儿说出来给妹妹我分享一下好不!”那女子朝李旭靠了过来。
  
  “我请你喝杯酒吧?”
  
  “好啊!谢谢帅哥了!”女子往李旭这边又靠了靠,离得近了才见她,两颊晕红,明眸皓齿,肤色白腻,好一个出色的美女!李旭的心有些被小小地触动了。
  
  “美女想喝点什么呢?”
  
  “白兰地!张裕的。”那女子不加思考。
  
  烈酒啊!这是受什么刺激了!
  
  吧台的调酒师给女子来了杯张裕白兰地,只见那女子用几根纤细的葱白样的手指夹起高脚杯,缓缓地举起那杯琥珀色的液体送到嘴边,带着些许委屈的眼神看了李旭一下,然后一扬脖,一饮而尽!她的这一连串动作惊住了李旭,哪有这样喝白兰地的!这女子
  
  “喂……喂……你没事吧!”
  
  “没事!帅哥能再赏妹妹一杯吗?”那女子看着李旭,眯起双眼直微笑,李旭看着这双迷人的眼睛几乎要将自己融化掉,他的心跳有些加快,赶忙将眼光从那女子的脸上挪开,他知道,他对她似乎缺少抵抗力,再多看几眼的话,自己怕会失去控制!
  
  “再来一杯!”李旭又给那女子叫了一杯。
  
  “这次来威士忌吧,黑方的。”女子对调酒师说。
  
  这个美女叫的这两种酒的价格,相对来说都是便宜些的。李旭经常光顾酒吧,也知道同样是白兰地和威士忌,价格可以差几倍甚至几十倍,这女子这样子叫酒,李旭心里真心是想不通!也好,给我省钱了。
  
  诸如白兰地威士忌这些果酒,酒精度都是不低的,大都在40度以上,虽然入口绵软,但是后劲极足,那女子喝了一杯白兰地后,刚开始还看不出有什么状况来,慢慢地,李旭就感觉那女子的看自己眼神有些迷离,两颊更加潮红!李旭知道,这女子酒劲上来了!
  
  “还能喝吗?”李旭探询。
  
  “切!妹的酒量大着呢!”
  
  “冒昧地问一下,你叫什么名字啊?”总不能请人喝酒连别人的名字都不知道吧,李旭心里想。
  
  “我啊,咯咯……本人张婷婷,女,郑大的学生一名,今年大三。帅哥,你呢?”婷婷大大咧咧,一副豪爽的样子。
  
  “这么巧,我也是郑大的,不过早毕业了!你叫我李旭吧。”
  
  “原来是师哥啊!来,师妹敬你!”呵呵!帅哥变成师哥了!少了一笔划。
  
  “你还能喝吗?”李旭看她有些晕了,试探着问。
  
  “没事的,师哥。”
  
  “那就好!这杯可别再一下子喝了!”
  
  “好的,这次听师哥的。”
  
  既然是校友,就有了很多的话题,李旭和婷婷边喝边聊起来,他们说起学校商学院的那位奇葩王教授,婷婷还发出“咯咯……”的笑声,又谈起流过学校中间的那条河曾经淹死过一个孩子,婷婷神色黯然!忧郁的表情益于脸上。后来,他们互留了联系方式,婷婷还是学生没有手机(那年月用手机的还只是少数人),李旭便留了她的呼机号。
  
  ……
  
  “买单!”
  
  “三杯酒,一共是188元,先生。”
  
  “不用找了!”李旭从皮夹里抽出两张“老人头”。
  
  “谢谢先生!走好!”
  
  婷婷真喝多了,几乎就站不稳!幸好她的神智还清醒,李旭将婷婷的左胳膊挎在自己的脖子上,自己用用左手握住婷婷的左手腕,防止她的左胳膊落下来失去平衡,自己的右手则扶在婷婷的右腋下,一步一步地向酒吧外挪去。
  
  到了酒吧外,李旭拦了辆出租,按照婷婷提供的地址,李旭在路砦的一个弄堂口叫停了车,来到婷婷的租屋处,李旭从婷婷裤袋里掏出钥匙,开了门,把婷婷扶进屋里。
  
  屋里的摆设很简单,一张床,一张小桌子,两把小凳子,外加一个简易的布质衣柜,其他除了一个垃圾篓,一个扫地用的把子,再无别物。
  
  李旭把婷婷抱到床上,帮她脱了鞋子,等他抬起头,正好看到婷婷翻起的轻薄毛衣下露出的一片雪白肌肤,李旭的心“怦怦”直跳!李旭晃了晃脑袋,使劲地咽了一口唾沫,将婷婷的毛衣轻轻地拉下来盖住那片雪白,又扯起床上的一个薄被子盖在婷婷的身上。
  
  得让她喝些水,酒后最需要喝水,也好稀释一下体内的酒精。李旭在屋内环视一下,眼睛落在桌子上的一张纸上,走近拿起一看,是一封信,“婷婷,交往了两个多月,我越来越感觉到我们两人不太合适……对不起了……”
  
  原来是这样!卑鄙!真是卑鄙!感觉不合适还给人交往了两个多月!人渣!李旭心里愤愤不平地骂!
  
  李旭出了门,去外边买了两瓶矿泉水,返回屋里,将水轻轻放在婷婷的床头,又给婷婷盖了盖被子,轻轻地退了出来,又将门的暗锁轻轻地拉上。
  
  抬头仰望,皓月当空,群星闪耀。